他們硬要說我們是自願的 — 吳秀菁《蘆葦之歌》(2015) 台灣慰安婦紀錄片觀後

by loching on 2015 年 09 月 11 日

他們硬要說我們是自願的

就像天上飄浮的白雲

自願躺在地上

一任各式各樣的太陽軍靴

來回踐踏成淚水血水的汙泥

 

他們非要說我們是自願的

就像地上自由的清風

自願鑽進夾窄陰濕的工寮

一任各式各樣的煙燻口臭

反覆吸咬成聲嘶力竭的死寂

 

他們硬要說我們是自願的

就像枝頭含苞的蓓蕾

自願萎落糞坑

一任大小不一的長短蛆蟲

肆意鑽探又不斷啃食

 

他們非要說我們是自願的

他們硬要說我們是自願的

他們非要說自願的是我們

而我們豈可昧著良心附和

他們硬說非說我們是自願?

 

難道他們是掌握真理的

鋼鐵坦克?

轟然粗暴的壓過我們

壓扁我們卑微的抗議

壓碎我們結冰的淚水

 

難道他們是掌握正義的

兇猛惡犬?

狂吠猛撲的撕裂我們

撕去我們襤褸的自尊

撕扯我們腐爛的希望

 

難道他們是掌握歷史

戴著公正面具的千面人?

無嗅無味無聲無息的

在每一個詞語裡下迷姦藥

在每一本書裡下神經毒劑

 

讓我們的冤屈恥辱

無法記錄也無處申訴

只能默默說給

斷臂的行囊

開口的皮鞋聽

 

講給

沒眼的鑰匙、

單耳的杯子

寬容的椅子、

古板的桌子聽

 

唱給

落單的螞蟻、

折翅的蝴蝶

瘸腿的野狗、

失明的老貓聽

 

夢給

假寐的鷺鷥

無眠的游魚

斷根的水草

沉積的泥沙看

 

此時,面無表情的他們

優雅多禮的走來

熟練的把我們及

我們一生一世的

微弱要求

 

好整以暇又

乾淨俐落

絞殺溺斃在

陰暗的時間水溝

深處

 

不料---

卻讓黑亮幽深的

腐臭水面

變成一面

閃亮明鏡

 

反映出色厲內恁的主犯與

狡詐奴性幫兇的嘴臉

清晰無比的變形浮現

浮現在潔白的雲影與微風中

浮現在無數含苞蓓蕾的倒影中

 

而花苞裡

每一片花瓣

看似脆薄軟弱嬌嫩易摧

實則蘊含著無比堅強的

生命力

 

充天塞地而來

隨機應變而開

全然自願的四處展開展開再展開

展開成一片不斷精耕的記憶花田

在虛偽諂媚陰險又狠毒的汙水坑旁

 

後記:

對日抗戰勝利後,台灣光復,而釣魚台與慰安婦問題,一直是號稱愛台知識分子、政客、藝術家、作家、詩人的照妖鏡,百試不爽。

(2015 年 9 月 9 日發表於聯合副刊)    

Leave a Comment